<progress id="15lvb"></progress>
<menuitem id="15lvb"></menuitem>
<var id="15lvb"></var>
<cite id="15lvb"><strike id="15lvb"></strike></cite>
<var id="15lvb"></var>
<var id="15lvb"><strike id="15lvb"><listing id="15lvb"></listing></strike></var>
0
伊利蒙牛再曝黑幕,中國乳業的未來在何方?
來源:乳業新聞 作者: 2020-07-24 08:31:48 瀏覽:20922次 【
  9月10日至12日,中國乳制品工業協會第二十七次年會在杭州舉行。大會以“科技強乳,綠色發展”為主題,近百位行業專家和企業家共商乳業發展! h同期舉辦了2021中國乳業系列獎項頒獎儀式,飛鶴獲得“技術進步一等獎”。該獎項旨在表彰那些在中國乳品行業中銳意進取、開拓創新,并在乳業關鍵技術研究中取得重大突..

  近日,一篇以《深扒蒙牛、伊利6大罪狀,媒體不敢說,那就我來說》為標題的深刻揭露乳制品行業黑幕的文章迅速登上熱搜。

  而時隔僅一天,中國乳制品工業協會(下文簡稱“乳協”)就趕緊出來辟謠,聲稱蒙牛伊利等左右國家標準不實,“該篇文章存在多處不實,對中國乳業是極大的傷害和抹黑”;并強硬要求作者立即刪除該文章,取消該微信號,責成作者公開承認錯誤并向伊利、蒙牛及中國乳制品行業道歉。

  作為文章批評的對象,蒙牛、伊利當然可以發文反駁,如果文章涉嫌誹謗,也可以向法院起訴。文章是否有事實錯誤,由蒙牛、伊利羅列出更有說服力的新的事實理據予以反駁;文章是否構成造謠誹謗,由人民法院加以審理判別,被批評一方拿不出比批評文章更有說服力的事實理據,然后利用手中的大企業權力,以“乳協”的名義粗暴恐嚇作者,有點凌弱的感覺。事實上,該深扒文所列舉的問題并非是近期才出現的新問題,而是近十年來被曝出并被業內人士公眾的頑疾,如今只不過是“舊事重提”罷了(讀者可以查閱2010年乳制品行業標準討論相關的文章)。

  中國乳業標準到底為誰而定?

  其實,對中國乳業標準高低的大討論從來就沒有停止過,但每次討論都是無疾而終。

  2010年,我國衛生部、農業部等部門對乳制品的國家標準進行了修訂,要求每百克生乳的蛋白質含量為大于等于2.8克,而在該標準頒布前的要求是不低于2.95克。生鮮乳菌落總數國標頒布之前允許每毫升50萬個,修訂為每毫升200萬個(越低越嚴格,200萬個菌落數,相當于擠奶時,蒼蠅蚊子滿天飛)。

  而在2011年中國網的一篇文章中提到,廣州市奶業協會會長王丁棉炮轟中國乳品標準全球最差,標準制定被大企業所左右;內蒙古奶協秘書長那達木德承認2010年國家標準相比過去降低了,而且把責任推卸給奶農,認為執行更高標準,七成奶農將殺牛。

  而在乳業國標做初稿時,大企業的確參與其中,蒙牛制定巴氏奶標準,伊利制定超高滅菌奶標準,光明制定的是酸奶標準。后來的衛生部、農業部也親口承認說制定行業標準,必須由乳企參與,但乳企只是制定初稿,后來的成稿還是由國家相關部門獨立決策。

  是否是獨立決策呢?在新的乳品安全國家標準出臺之前,盡管專家在各地調研后提出了提高標準的意見,但基本沒有被采納。所以,本次調低標準是否有大企業的操作,請讀者自行判斷。

  時代在進步,按理說標準應該越來越高,企業才會有進一步創新的動力。在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被曝后的2010年,相關部門悍然降低奶制品標準,無論從哪一個角度來說都是迷一樣的操作。

  所以,我國乳制品行業的國標在2010年后是每百克生乳的蛋白質含量為大于等于2.8克,而到了2016年,這一標準被提高到3.0克。

  那么中國乳制品的標準到底是為誰而定?

  乳制品行業:伊利、蒙牛營收占比超7成 形成“雙寡頭”壟斷已數年

  中國乳制品上市公司包括第一梯隊的伊利、蒙牛,其營收在700億到1000億之間;光明乳業以200億-300億元的營收處于第二梯隊;而第三梯隊為營收低于100億元的地方乳企,包括三元、新乳業、皇氏集團、貝因美等。

  近5年來,伊利、蒙牛每年以10%-20%的速度飛躍發展,牢牢掌控著中國乳制品超過7成的市場份額。2015年,伊利和蒙牛的營收分別為598.63億元和490.27億元,合計1088.9億元,而當年主要乳企上市公司的營收合計為1468.38億元,兩者的市場份額為74.2%。而到了2019年,伊利、蒙牛的營收分別上升到900.09億元和790.30億元,合計1690.4億元,占當年主要乳企上市公司市場份額2173.4億元的77.8%,與此同時,兩者的市值也是遙遙領先,分別為2156億元和1378港幣(合1244億元),大大高于第三名的光明乳業200億元的市值;“雙寡頭”壟斷趨勢越發明顯。

  圖表 1:2015-2019年伊利和蒙牛的市場份額占比(%)

  

  數據來源:Wind,融中財經整理

  伊利、蒙牛經常被人拿來一起說,僅僅是因為二者是占據壟斷地位的乳企嗎?非也!這兩家公司不過是公出一顆的兩顆果實,歸根結底他們的底色是一樣的,這也是為什么伊利與蒙牛的產品如此相似,除了牌子幾乎一模一樣。

  伊利推出優酸乳,蒙牛就跟著推出酸酸乳;伊利推出QQ星,蒙牛就跟著推出未來星;伊利推出安慕希,蒙牛就跟著推出純甄;蒙牛推出了特侖蘇,伊利也跟著推出金典。

  蒙牛的創始人牛根生本就來自于伊利,所以,兩家公司在長達20年的相愛相生的廝殺中,時而抱團,時而互撕。他們的做法是,首先聯合起來將其他乳制品企業擊垮,而后再互相廝殺,搶占市場份額,最終形成“雙寡頭”的局面。

  讓人心酸的“一奶兩制” 大陸消費者不配喝好奶?

  2019年7月3日,夏季達沃斯論壇上,蒙牛乳業CEO盧敏放被提問蒙牛在2008年三聚氰胺質量丑聞后如何解決質量問題時表示:

  “蒙牛酸奶業務在中國香港、新加坡發展很快,主要原因是我們總把最好的產品,優質的、高質量的創新的產品放到這些市場,這就改變了大家對我們的看法。在中國確實要做更多的工作來進一步改變大家對蒙牛的看法,但是我們現在品牌建設已經沒有問題,確實我們還需花幾年時間繼續努力,但我覺得我們方向是正確的!

  

  這個回答有沒有答非所問我們暫且不論,這個回答的重點是,蒙?偸前炎詈玫漠a品投放到香港和新加坡這樣的市場,大陸消費者不配買蒙牛最好的產品。

  而在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爆出后,香港對大陸奶企提出質問,時任蒙牛CFO的姚同山在面對港媒時說:“我們發到香港的產品和出口的產品是一樣的,保證比大陸的產品質量更好、更安全”。

  十一年過去了,同樣的問題,同樣的回答,豈能用如此簡單的“口誤”兩字就搪塞過去?原來被消費者供為“民族企業”的蒙牛這么多年來一直實行的是“一奶兩制”?心酸啊!

  伊利蒙牛:廣告支出高于同行

  除了從源頭上控制更多的優質奶源之外,伊利、蒙牛市場占有率高的另外一個原因是廣告營銷策略。

  為了收割市場,乳業雙雄在廣告宣傳上砸的錢,讓光明、三元等奶企難以望其項背。

  仔細觀察會發現,我們身邊大多數綜藝節目中都有伊利和蒙牛的身影。就連近日炙手可熱的《乘風破浪的姐姐》的節目贊助商也出現了伊利的身影。不僅如此, 各種樓宇燈箱、戶外廣告、公交車體廣告 等都能看到他們的身影。

  在上市公司廣告營銷費用榜單上,伊利和蒙牛常年躋身前20名, 2019年乳業雙雄均用超全年收入的10%狂砸營銷。

  根據上市公司財報,2019年, 伊利廣告費用投入110.41億 ,約占總營收的12.27%; 蒙牛廣告費用投入84.999億 ,約占總營收的10.76%;而光 明乳業在廣告營銷上花費僅為6.49億元 ,不及蒙牛和伊利的零頭,約占總營收的2.88%,三元股份的廣告支出為3.03億元,約占營收的3.72%。

  在如此高昂的營銷費用下,伊利、蒙牛的利潤絕對值卻并不低,凈利率依然在同行中登頂。

  2019年,伊利營收900.09億,歸母凈利潤69.34億,凈利率為7.7%;蒙牛營收790.30億,歸母凈利潤41.05億,凈利率為5.19%;而光明營收225.63億,歸母凈利潤4.98億,凈利率僅為2.21%,三元的營收為81.51億元,歸母凈利潤為1.34元,凈利率僅為1.64%。

  伊利、蒙牛2019年業績在廣告支出較大的情況下依然實現了較大幅度上揚,證明高額的廣告投入還是有回報的。

  所以,喝伊利、蒙牛的我們有沒有發覺,我們喝的不是牛奶,是廣告啊!

  圖表 2:2019年伊利、蒙牛與同行廣告支出占營收比(%)

  

  數據來源:各公司財報,融中財經整理

  乳業未來:打破壟斷,讓市場回歸競爭

  在2020年的全國兩會上,全國人大代表、伊利股份質量檢驗控制中心主任李翠枝建議,將“一生飲奶計劃”納入國家戰略,實現國家學生飲用奶從幼兒園到高中的全覆蓋,同時建議將跨境電商稅率與一般貿易稅率等同,將嬰幼兒配方奶粉從跨境電商清單中剔除。

  作為中國奶制品行業資深人士,李翠枝應該比其他人更清楚中國嬰幼兒奶粉的品質如何。在2008年的三聚氰胺奶粉事件之后,中國重新修訂乳品安全國家標準,制定了幾乎全球最低乳品安全標準要求,前文已敘,這里不再贅述。

  她也應該清楚中國老百姓為何要通過跨境電商購買嬰幼兒配方奶粉。嬰幼兒配方奶粉因為大貿進口手續繁雜稅費高,一般工薪階層買不起,而通過跨境電商進口奶粉手續較為簡便,稅費也有優惠,工薪階層不僅可以買得起,而且可以買到日期更新鮮的商品,F在李代表要政府限制嬰幼兒配方奶粉跨境電商,是要把普通消費者置于何種境地?

  表面上,李代表是在為國產奶粉說話,實際上是為自家產品“帶貨”,伊利集團目前是國內最大奶制品生產商,營收占比在主要上市公司中超過四成,F在網絡直播興起,企業老板和員工親自帶貨也是常態。然而,李代表在全國兩會這樣神圣的場合,不提交建設性建議,在這里為自家產品“帶貨”,簡直刷新了國人的認知下限。

  我們知道,壟斷是市場經濟的敵人,壟斷不僅限制了創新,還會造成社會資源的極大浪費,因為壟斷者可能會采用“尋租行為”來保持其壟斷地位。

  而政府應該有所為,打破壟斷,讓市場回歸競爭,讓消費者自主選擇。敞開國門,讓優質乳品進入國內市場。同時,也給地方奶企一些資金和技術支持,讓其有能力生產創新性的有競爭力的乳品。中國地方奶企規模都普遍偏小,我們預計,未來在乳企之間的并購或將展開。

  在未來,研發能力出眾,創新能力強的公司有望脫穎而出。

  新西蘭的A2 Milk是通過產品差異化實現快速增長的乳業公司代表。

  A2公司可以通過DNA檢測技術甄選奶牛,確保其所產的牛奶含有A2型蛋白質。根據A2 Milk的研究,絕大多數的奶牛生產的牛奶同時含有A1型蛋白質和A2型蛋白質,但是A1型蛋白質容易導致部分消費者出現乳糖不耐癥狀,而A2型蛋白質則不會引起類似的不適。所以,A2 Milk這一產品特性在消費者的認知中有效地建立了高端品牌的形象。

  中國地方性乳企也具備面向本地市場需求的產品創新能力。包括皇氏乳業和天潤乳業在內的地方性乳企,在與全國性乳企競爭的過程中開發了具有區域市場特點的創新型產品。

  皇氏乳業以水牛奶為產品的差異化特質。根據廣西水牛研究所的統計,水牛奶與傳統的荷斯坦牛奶相比,干物質、乳脂肪、礦物質和微量元素含量更高,因此具備較為獨特的營養價值;适先闃I以水牛奶為基礎,開發出了一系列的差異化乳制品。

  天潤乳業在產品的研發上另辟蹊徑,推出口感差異化的濃縮酸奶。天潤乳業自2015年開始推出一系列口味的愛克林濃縮酸奶,產品定位“發酵更充分,口味更醇厚”,憑借新疆優質奶源和產品差異化口味,實現了銷售較快增長。

  在區域乳企推出差異化產品獲得市場積極反響的同時,制約區域乳企發展的品牌和渠道等問題使得地方乳企普遍面臨發展瓶頸。未來具有產品創新能力的地方乳企存在與大型乳企合作的潛力,大型乳企可以憑借其全國性的品牌影響力和渠道網絡助力區域乳企的特色產品實現快速的增長。

  結語

  不是所有的行業老大都可以被封為“民族企業”;對于不能或不愿承擔社會責任、挑戰消費者底線的企業,相關部門是該徹底整頓整頓了。 乳品的安全與否關系著我們國家的未來,我們應該放開市場,讓國外的乳企進來,同臺競爭,優勝劣汰,讓孩子們喝上既安全又有營養的牛奶。

手機掃描左邊二維碼,可以查看更多精彩內容!
所收集的部分公開資料來源于互聯網,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如若發現有侵犯您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聯系我們刪除。聯系微信:meiguo678
0 條評論
查看更多評論
  •   “近年來,林甸縣依托伊利集團入駐,大力發展乳制品行業,不僅逐步摘掉‘國家級貧困縣’的帽子,更成為乳業大縣,乳業作為第一大產業完全是伊利拉動的。..

    瀏覽:28次 評論:0
    2021-09-14 15:31:56
Copyright@http://www.outdoorguidebook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陜ICP備2020018410號-1
久久国产福利国产秒拍 - 在线 - 视频观看 - 影视资讯 - 飘飘网